長江商報 > 紅旗H9初登場:徐留平在一汽的“第一戰”

紅旗H9初登場:徐留平在一汽的“第一戰”

2020-07-20 07:29:34 來源:長江商報

    

    ●長江商報記者 蔡靜  綜合報道

    空降一汽1079天后,一汽集團董事長徐留平終于迎來了他在紅旗汽車上真正意義上的第一戰。

    7月15日晚間,一汽紅旗旗下第6款量產車型——定位于C+級豪華旗艦轎車的紅旗H9正式開始預售,新車共推出搭載2.0T和3.0T兩種動力,五種配置車型,其中2.0T車型將搭載48V輕混系統,全部匹配7速雙離合器變速箱,預售價區間為33萬元—60萬元。

    這是一款頗受外界關注的車型。一方面,是因為它是紅旗H系列的旗艦車型,搭載了紅旗最高端的技術與全新的設計語言,于紅旗而言頗有告別過去、重新出發的意味。另一方面,這也是徐留平執掌一汽集團后全程參與的第一款車,它所呈現的是徐留平對市場的判斷,而未來它在銷售方面的成績,將體現的是在徐留平的帶領下紅旗品牌復興的效果。

    盡管這兩年紅旗汽車推出了不少產品,但這些產品實際上在徐留平調任到一汽之前就已經確定,甚至產品已經處于靜待上市的狀態中。徐留平的改革則主要是圍繞著紅旗的營銷體系進行,包括品牌重塑、渠道更新、重新定位等。而現在,一款真正意義上屬于新階段的紅旗到來,紅旗汽車的徐留平時代,此時才真正開啟。

    “親手”打造的第一款車

    徐留平于2017年8月2日開始接手一汽集團,任中國第一汽車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黨委書記,在其加入紅旗后,紅旗就曾先后推出了包括新型紅旗H7、紅旗H5、紅旗HS5、紅旗HS7與紅旗紅旗E-HS3這些車型。但車企開發一款車的周期一般需要3年以上,這些車雖然在徐留平上任之后推出,但并非其親自操刀的產品。一位接近紅旗的人甚至如此形容這些車型:“它們屬于已經懷上了,預產期到了不得不生的產品!

    實際上在徐留平到任之后,他就迅速地開始籌備新的產品。紅旗H9是反應了徐留平在打造紅旗上的思路的第一款車,按照紅旗內部人士的介紹,這是一款從規劃到設計研發到產品落地徐留平都全程親自參與了的車型,是一個“親生骨肉”。上述紅旗內部人士表示,對于車款車型徐留平幾乎做到了“每個細節都會親自過問”,而它完完全全代表了徐留平的審美和想法。

    相關信息顯示,該車設計是由國產設計師丁楊峰牽頭的中國設計師團隊敲定的,而后由勞斯萊斯前設計總監賈爾斯泰勒給予了相關建議,因此整體來看它具備新中式美學,但又具備豪華品牌的奢侈感。

    事實上,在該車剛推出的時候還有個小故事。本來紅旗H9并不是作為獨立車型打造的,而是紅旗H7的換代升級車型,但紅旗內部認為該車氣場“太強大”,作為換代車型有些可惜,紅旗才將對其定位進行了重新梳理,讓其成為一款全新車型。雖然該消息未經官方考證,但曾有來自第三方代理公司傳出的新聞通稿顯示,紅旗全新一代H7車型本該于2020年5月正式投產,但在5月H7并未投產的正是紅旗H9。

    另有來自經銷商的消息顯示,在紅旗H9推出前,紅旗也對紅旗H7進行了調整,例如降低售價并推出了專門面向大客戶的定制版車型。而這些操作背后的目的,一方面,是避免紅旗H9對其直接打壓,而另一方面則是,紅旗希望未來H7轉向公務市場,而H9則專門面向個人高端市場。

    而這也意味著,紅旗H9將區別于紅旗L5,未來它將是紅旗真正面向高端私人市場的走量車型。為此,徐留平曾在不同場合為這款車多次“帶貨”,除了強調,它是紅旗新技術、新工藝、新理念的集大成者外。就在預售價公布前,徐留平還帶領一汽高層加入到了紅旗H9長測隊伍中,進行全方位的體驗。

    紅旗上半年銷售增長111%

    事實上,在徐留平加入一汽進行大刀闊斧改革,并決定要舉全集團之力發展紅旗之時,曾遭遇到了與其意見相左的聲音,甚至這樣的聲音至今依然存在。

    這些聲音有來自紅旗內部,也有來自了解紅旗外部人士的。在他們看來,一方面,解放品牌才是紅旗的根,并且是一汽集團真正的利潤奶牛,應該得到大力發展;而另一方面,在徐留平之前,一汽已經嘗試三次“紅旗復興”計劃了。

    為了復興紅旗,此前徐留平曾在2018年立下軍令狀,稱“紅旗做不好,我就引咎辭職”。

    為了“死磕”紅旗這塊最難咬的硬骨頭,徐留平從一汽-大眾借調了二十多位來自奧迪的人才進入紅旗,以求實現“借合資經驗打造紅旗品牌”;讓總部直接運營紅旗品牌;將一汽-大眾總經理張丕杰調任集團任采購部部長負責紅旗采購”。有消息人士稱,徐留平甚至還曾開出500萬元的獎勵征召人才,要求能把一汽的自主品牌做好,把紅旗做好。

    當時在徐留平的指導下,一汽還成立了三大事業部,分別為奔騰事業部、解放事業部以及紅旗事業部。但在2019年,徐留平砍掉了奔騰與解放事業部,只留下了紅旗事業部。有業內人士分析稱,他這樣的目的是,一方面是將管理程序簡化,另一方面則是更多的資源也會傾斜到紅旗事業部。內部人士表示,紅旗在集團內獲得了最多最好的資源,有些資源甚至遠超過豪華品牌奧迪。

    徐留平規劃的“做好”目標是:到2022年一汽紅旗銷量目標將達40萬輛,而到2025年銷量目標為60萬輛,而到2030年銷量目標最高達100萬輛。

    今年紅旗的明確任務則是確保突破20萬輛。上半年一汽紅旗累計銷量超7萬輛,實現同比增長111%。6月單月,一汽紅旗銷售了15380輛,實現同比增長92%,這是紅旗品牌連續的第28連漲,同時也是今年第三次月銷量過萬。

    渠道的拓展,為紅旗銷量的增長提供了助力。在2019年年底,紅旗4S店總數達271家(包括尚在建設的有71家),而目前紅旗全國已開業運營的體驗中心220家,預計今年年底開業運營的紅旗體驗中心會超過280家。

    多次推遲的H9

    在這一系列調整完成之后,紅旗H9終于萬事俱備,得以正式亮相。今年1月8日,紅旗H9在人民大會堂正式亮相,聲勢浩大不輸上一次復興計劃發布。事實上,按照原計劃,該車本將于今年5月30日開啟預售,在7月9日上市,但后來官方稱因為疫情原因推遲了,直至7月16日,該車也并未上市而是僅公布了一個預售區間,具體原因未知。

    一位紅旗經銷商表示,根據他們接到的信息顯示,該車上市時間可能要到八月初了。同時,他也給出了一個較預售價而言,更為具體的價格參考范圍:30萬—45萬之間。雖然該價格并非最終版本,并無太多參考價值,但從側面而言,價格的變動以及上市時間的更改,也從反映了一汽上下對于紅旗H9上市的謹慎。

    在預售價格發布之后,業內對于紅旗H9的點評也非常具有爭議。有一些人認為,H9的價格低了,因為這款車是要劍指ABB里中大型車的,相比之下,紅旗H9價格明顯要低很多;但另一種聲音卻認為,這恰巧說明了一汽對于品牌溢價能力仍有些底氣不足,因為還是采取了過去“降維打擊”的老辦法。但截至目前,H9的開局似乎并不差。自3月啟線上“盲訂”后,紅旗H9截至7月訂單已突破4000輛。

    一位分析人士指出,當下紅旗銷量的增長并不意味著紅旗H9就高枕無憂了。一方面,它在產品定位上,突破的是紅旗現有量產車型的價值天花板,能否成功需要待市場的檢驗。另一方面,紅旗20萬輛之后,面向的是一個新的坎,它意味著面對新的體量紅旗管理團隊也需要新的變革。

    (綜合自經濟觀察報、華夏時報)

    視覺中國圖


責編:ZB

長江重磅排行榜
視頻播報
滾動新聞
長江商報APP
長江商報戰略合作伙伴
河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